小翔痴汉中心

小翔是受,是总受!
鲜嫩多汁每天都舔不够
让我们齐心合力来推♂倒

[及日]时间与你01

十年后设定。

里面涉及病理的东西纯属瞎扯如果不科学请不要见怪,接受不了请X,谢谢!


>>>>>


及川徹在一片昏暗中醒来,身边空无一人。被子掀开了,伸手过去还能探到余温,估计人刚离开没多久。


他迷糊了一会,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凌晨三点,估计折腾完还能再睡上两三个小时,于是挣扎着起了身,穿上拖鞋往透出一丝光亮的浴室走去。


浴室里有个瘦小的身影正坐在搓澡用的小凳子上,面前放一个大木桶,两条腿就放到木桶里,热水的蒸汽袅袅升起,及川徹仿佛能感觉到那渗入肌肤的热度,带着让人烦躁的刺痛。


他在浴室的门口靠了一会,直到眼睛适应了灯光的亮度才慢慢推开...

2015-11-15 /  标签 : 小排球及日 87 7  

[及日|ALL日向]王牌保卫战29-31

  就如同及川彻所猜测的那般,当日向翔阳说“给我”的时候,影山飞雄一定会将球传给日向翔阳,那就是“眼睛跟不上的传球”。但是,既然知道了乌野的暗号,那么这个看不见的传球也并不是无法拦截的了。于是下一球,日向翔阳站在网前高高跳起,说出“将球给我”的时候,岩泉一跳起来,将日向翔阳的扣杀拦截下来了。


  “别在意!”田中龙之介跑过来拍了拍惊讶中影山飞雄的肩膀。


  “是啊!没关系,下一分一定夺回来!”日向翔阳也握着拳大声嚷嚷着鼓劲。


  但是比起这俩人依旧元气满满,影山飞雄的状态可以说陷入了糟糕的境地。同样是二传手,但他知道自己远远比不上及川彻,看吧,现在除了那个超速传球,连普通的传...

[及日岩]三人悖论03

日向翔阳没来得及与身边的男生打招呼以及自我介绍:因为部长及川彻已经拿着点名册超一年级新生的队伍走来,一边点名一边在手册上做着笔记。于是日向翔阳赶紧闭上了嘴巴,摆出了一副认真的神情。


点名大会之后,按照北川第一高中排球社的惯例,接下来是举行新生排球练习比赛。练习赛能够非常客观准确地反映出这一期的新生的排球水准以及潜力,这也是为了未来新的正式队员而进行的一次考察。北川第一的排球队在县里算是非常突出的,也是每次大赛冠军的热门人选,因此排球部往往是新生们社团活动的第一选择,而这也造就了残酷的淘汰制度。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成为正式球员的,但是与此相对的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去抢夺那屈指可数的正式球员...

[及日|影日]嫉妒03

OOC得神清气爽……呵呵哒。


“喂——及川!!”耳边传来好友岩泉一的叫唤,及川彻一瞬间清醒过来,但是那已经晚了,对场飞过来的排球毫不留情、狠狠地砸上了他帅气的脸庞。鼻梁都快要被砸断了。


“痛……!”


“‘痛……!’什么啊!练习的时候别给我发呆啊混蛋!”对于及川彻的惨状岩泉一完全没有感到一丝同情,反而捡起排球又狠狠地砸到了及川彻的后脑勺上,怒气冲冲的瞪着这个在练习中心不在焉的好友,“脸上的表情就像个笨蛋一样,好歹给我专心一点!”


及川彻摸了摸自己被砸得发痛的后脑勺,露出一个捎带抱怨的笑容,“只是一次啦只是一次啦~这次就原谅我吧岩酱~”


岩泉一并没有理会及川彻狡辩...

[及日|ALL日向]王牌保卫战26-28

  IH预选赛是在仙台市体育馆举行的。那一天,体育馆汇集了宫城县几乎所有高中的排球队,每个高中的排球队都排好队,站在体育馆内指定的位置,参加了盛大的开幕仪式。开幕仪式过后,便是每个队伍的热身时间与准备时间。乌野作为第一场比赛队伍之一,也已经开始了热身。


  青叶城西的赛程排在后面,因此在第一场比赛的时候,他们可以作为观众的身份对他们感兴趣的队伍进行技术侦查。不过不管青叶城西的安排会是什么,及川彻也打定主意去看日向翔阳的比赛了——没有告诉岩泉一——一个人笑容满面的往乌野的休息室走去。也并没有发邮件告诉日向翔阳,而是想给对方一个惊喜,顺便如果有可能的话偷听一下对方教练安排的战术,及川彻就这样...

[及日岩|ALL日向]三人悖论02

日向翔阳考上了北川第一,自然是要庆祝一下的。在日向翔阳到排球馆找他们之前,及川彻与岩泉一早就已经计划好了要请日向翔阳吃东西,于是每人买了一支双人冰棒,各自掰了一半递给了日向翔阳。这也许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很怪异,对于庆祝升上国中这个主题也过于敷衍,但是这是他们三个人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维持的习惯。


小时候打排球结束之后,走在回家的路上,因为天气太过炎热,于是日向翔阳提议去买冰棒吃。冰凉的东西能够去除体内的暑气,对此及川彻与岩泉一自然应和,于是三人回家的时候顺便去了路边的商店。及川彻与岩泉一很快的就挑好了自己想要的口味,而日向翔阳则左右手拿着不同口味的冰棒一脸纠结难以做出抉择。


日向翔阳最...

[及日岩]《三人悖论》衍生脑洞

脱脱子的文衍生的脑洞,少女心没救。借用原文青梅竹马的设定。能接受ooc的请往下……

*

意识自己喜欢上日向翔阳是这几天的事。

及川彻开始每天晚上做奇怪的梦,那个瘦小的身躯就在他身下发出细声的呻吟,轻轻扭动着想挣脱,脸上是他从未见过的潮红。他知道这不是现实,但还是忍不住像受了蛊惑一样低下头去,吻住那微启的双唇。

柔软却冰凉。

醒来后才发现吻的是头下的枕头。

这时的心情可不是一个失落就可以描述详尽的。他就算不想承认也开始在上学的时候不断走神。

“彻君,那个小不点已经走啦。”身边的女生摇了摇他的手,提醒道, “看上去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啊。”

刚刚日向翔阳来找过他,大概是要借笔记之类的,及川彻也忘了自己说了什么,总之是...

[及日岩|ALL日向]三人悖论01

手掌击打排球的声音。球鞋摩擦地板发出的声音。场外加油呐喊的声音。这样的声音汇集起来,让人内心热烈的感情都要满溢出来了。想要快点触摸到排球、想要高高的跳起来、想要得分——内心在这样充满渴望的呐喊着。对于排球的无比热爱,让日向翔阳在下课后一溜烟地跑向了北川第一的排球部。


并不是第一次到排球部,虽然他现在只是国一新生,常理来说应该对新的校园感到陌生,但是日向翔阳却表现出了对校园完全不符的熟悉。如果问及缘故,那是因为在两年前日向翔阳就经常到这里练习排球,教导他排球技巧的是小时候的玩伴及川彻与岩泉一。


七岁的那一年日向翔阳随着父母搬迁到了宫城县居住,认识了住在附近的及川彻与岩泉一,从那个时候...

[及日|ALL日向]王牌保卫战23-25

  “影山,你说音驹高中会有多强啊?”午休的时候,日向翔阳又跑了过来坐在了影山飞雄前面,一脸兴奋的自说自话起来,“啊,不知道和青叶城西高中相比哪个更厉害一点儿呢?是东京来的哎,听起来就很厉害的样子!还有还有,合宿的时候除了换洗的衣服还要带什么啊,带零食行吗?影山会带什么啊?”


  吵吵闹闹的。


  “呆子,这不是春游,带什么零食啊!”单手捏住了日向翔阳的脑袋,“合宿的意思就是训练,训练!训练就是一直打排球,直到累趴下,这才是合宿!”


  “呜哇,影山你给我放手啦!”


  尽管被影山飞雄无情的打击了,但是对于合宿,日向翔阳心里满满的都是期待。还是第一次要和队友们合宿,脑内...

[及日|ALL日向]王牌保卫战21-22

  “说起来,影山好像变强了。”送日向翔阳离开车站后,岩泉一说。在昨天的练习赛中确实能够看到影山飞雄相对以前完全不同的进步,跟一年级的时候相比,这个天才的传球更为精准了,进步的速度让他大吃一惊。


  “托球……的话,在县内没有人能赢得过飞雄吧?算了,反正发球拦网和扣球是不会输给他的。”及川彻一脸轻松地耸了耸肩。


  “‘托球也不会输给他’快给我这么说啊混蛋及川,你好歹也是个二传手吧!”岩泉一狠狠地抽了及川彻一下,“刚刚是谁一脸信誓旦旦的跟日向保证说不会让乌野赢的啊!”


  “我说的是实话啦!”及川彻不服气的抱怨,不过他很快收敛起他那轻浮的态度,一脸认真的说,“正因为如此,才要...

上一页 1/4